轉眼間,已到了她家。

「有點亂,還沒有整理。」她說。
「喔,沒關係的。」
「你先坐一下,我幫你放洗澡水,馬上就好了。」

因為我全身濕答答,所以我不敢坐在沙發上,只是站著。
不過光是站著,水就一直沿著褲管滴到地板上。

過了一會兒,她跑了出來「好了,快點去洗吧,然後衣服脫下來放在更衣間,我幫你拿去洗。」
「可是….」
「好啦,」她從背後推我到浴室前「別再可是了,快點洗吧。」

我坐在浴缸裡,看著窗外的一棵樹。燈光微弱,所以我無法分辨那是哪一種樹木。
不過其實,我懂的植物也不多。
只看到那樹的花瓣,被雨打得落了一地。

走出浴室的我,穿著她替我準備的浴衣。
「對不起,因為我家沒有男人的衣服,只有這件是我買太大號的浴衣可以穿而已。」
「我都還沒有謝謝妳呢,」我說「泡完澡真的很舒服說。」
「那你等我一下,我很快就洗好了。」

我站在陽台,遠處的點點燈光,淅瀝的雨聲,更襯托出這夜裡的安靜。

「喝點酒好嗎?」
「好,謝謝。」

過了一下子,一酒杯遞了過來,我接過然後小喝了一口。

「知道那棵是什麼樹嗎?」
「看不出來。」
「那是櫻花樹。」
「原來是櫻花。」我又喝了一口。
「聽過我母親說我名字的由來,」她看著那株櫻花樹說
「我在出生一個月後,我父母都還沒有想到要幫我取什麼名字。
有一次我在哭,什麼方法都沒辦法讓我停下來,我父親沒辦法,
只好帶著我在一樓庭院走來走去,說也奇怪,看到那棵櫻花樹我就不哭了。」
「這麼神。那妳一定很喜歡櫻花嘍?」
「很喜歡,特別是雨中的櫻花。」她看著我說「讓你猜,那我的名字到底是什麼?」
「嗯…」我想了一下「陳…櫻?」
「呵,不是,」她笑「是陳雨櫻。」
「好有意思的名字。」
「雨好像…愈下愈大了。」她說。
「嗯,對啊。也好像有點冷了,到裡面吧。」我轉身打開落地窗,想讓她先走進去。

她走到在我面前,「你…」卻搖搖晃晃要跌倒似的。
我扶著她到室內,「妳醉了。」
「我沒有…沒醉。」隱隱感覺有點酒氣。
「還說沒有,都已經口齒不清了。」我抱起她放到她的床上,
卻發現她只穿一件浴衣而已,胸前呼之欲出。
我敲敲我的頭,好險還算清醒,將棉被蓋在她身上後,馬上走出房間。
因為我可不能保證,繼續待在她房裡,會不會發生什麼事情。

而我到了廚房,喝了一大杯溫開水後,我也在沙發上睡著了。
一覺醒來,發覺身上蓋著一件棉被,坐起身來,卻感覺頭痛欲裂,是宿醉嗎?
不過我喝不多啊。「醒了啊,」她從廚房走出來「喝了酒還睡在沙發,沒有蓋棉被當然感冒了啊。」
她摸摸我的額頭。
「感冒?」這才發覺我的喉嚨也有點痛。
「我醒了之後,本來以為你回去了,到客廳卻發現你睡在沙發,整個人縮成一團,還在發抖呢。」
「這麼嚴重嗎?」我苦笑。
「對啊,所以我馬上從房間把棉被拿出來給你蓋。結果你還是發燒了。」
「真是抱歉,在妳家感冒。」我說。
「好險你沒有回家,不然我會很擔心的。」她說。
「抱歉。」
「早餐馬上就好了,我先倒杯溫開水給你喝吧。」
「謝謝。」
我接過她倒的開水,喝了下去感覺喉嚨比較沒有那麼痛。

「好了。」她從廚房端了盤子出來,是稀飯、雞蛋和青菜。
「讓妳這麼麻煩,真的很不好意思。」
不會啦,你趕快好起來比較重要。」她將盛著稀飯的碗遞給我。
我喝了一口稀飯,感覺好像貧脊的土地忽然有了水分的灌溉一樣,「真好吃。」我說。
「謝謝。」她微微笑。

「對了,妳不用上班嗎?」我問。
「我請了年假,因為之前一直沒有放,所以積了很多說,」她說「所以經理也沒有反對我放假。」
「喔,這樣啊,不過他就沒辦法喝到妳煮的咖啡了吧。
「呵呵,無所謂,」她笑說「反正一天不喝也不會怎樣的。」
「吃飽了,謝謝招待。」我將碗放下。
「好了,那去睡覺吧。」
「阿?睡覺?」
「對啊,病人就是要多休息啊。」
「可是我…」
「沒有可是,走,到我的床上去睡。」被拉著到她的床上躺著。
「趕快睡,我先去洗碗,如果我回來你還沒睡著,我就不理你了。」
「好好,」我說「我馬上睡。」
而說實在,沒有躺在床上都沒有感覺想睡,一躺下,睡意又漫天蓋地的襲來。

 

                                                to  be  continued

 

    全站熱搜

    上官月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