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了。

沒帶傘的我,只好拿著公事包擋雨,站在公車站牌旁小小的遮雨棚裡,
只希望雨能小一點,因為還要到別的公司談生意,可不能將西裝給弄濕了。

啪,啪,啪。

迷濛的雨中傳來急促的腳步聲,看樣子應該和我一樣,是個沒帶傘出門的人吧。
「真是,」是個女聲「怎麼忽然下起雨來了?」她就這樣也跑進了我躲的這個遮雨棚裡面。
她微微笑地對我點頭示意,看她的樣子,應該也是個OL(Office Lady)吧,我也微微笑地向她示意。

雨,依然持續地下著,似乎沒有停歇的樣子。

和客戶開會的時間一分一秒的逼近,但是等待的那輛公車遲遲未出現,
於是我也只能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乾著急。
而身旁的女生,似乎也對這班公車遲遲未來,也開始著急了起來。

看看錶,只剩下十分鐘的時間,而終於公車,就在我們千呼萬喚之下,緩緩地駛了過來。

「大樓站。」讓女生先進到公車裡,而我接著也進到公車裡,「大樓站。」我也說。
而那女生聽到我的目的地,也回頭看了我一眼,似乎很驚訝的樣子,其實我的驚訝也不小於她。

車上乘客很多,於是我們也只能站著,而她就站在我旁邊,離一個人的距離。
散著霉味的公車裡,加上濕漉的空氣讓人更加不舒服。
我拿起面紙,想將眼鏡還有臉上的雨滴擦乾,卻發現她在一旁一邊看著公事包的裡頭,
一邊低聲說「糟了,面紙用完了說。」

聽到她這麼說,手邊的面紙也還有剩,於是將面紙遞了過去,「把雨水擦乾吧。」我說。
她抬起頭來,「謝謝。」抽了兩張後,又遞還給我。

公車慢慢地開動,一個乘客在座位上睡著了,他身旁的車窗並沒有關,
風,輕輕地從那窗透了進來,微微帶著涼意。

而我,聞到了風帶來的那女生淡淡的髮香,我偷偷看她,微捲的長髮,
因為雨水而貼在耳旁和額上,有種讓人想好好疼惜的感覺。

忽然間我的手機響了,我連忙接起來,是經理打來的,「喂,你到了嗎?」
「我快到了,抱歉。」
「快點吧,」經理冷冷的聲音傳來「時間要到了,別讓客戶等。」
「是是,我馬上就到。」

 

 

終於,到了大樓站,我一下車,顧不得雨勢大小,直衝公司。

可是身後卻忽然響起「唉喲。」我轉身一看,原來是那女生的高跟鞋的鞋跟卡在水溝蓋上的洞裡,
而她整個人跌坐在地上。

「妳還好吧?」雖然開會要遲到了,但是路見不平,是我們武林中人應有的氣度。
呃,我的意思是一個紳士該有的氣度。紳士?誰?

「鞋跟斷了。」她拿起高跟鞋,而鞋跟還卡在洞口。
「那妳站的起來嗎?」我試探性的問。
「我試看看。」她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可是一個浪蹌,
眼看又要跌倒,我連忙抓著她的手,「看樣子沒辦法。」她苦笑道。

雨,似乎愈下愈大,而我們兩個也只有落湯雞可以形容了。
「那這樣好了,」我說「妳應該是那間公司的員工吧,」我指著我要去的那間公司這樣說。
「是啊,不過你…應該不是吧?」她看著我說。
「我不是,但是我要到妳們公司去,所以我可以背妳到公司去。」
「可是…我…你…」
「快點吧,不然這樣一直淋雨下去,妳會感冒的。」
「那好吧,謝謝。」
我就這樣背著她,直線往大樓衝。

到了一樓的騎樓,「這裡就好了,被看到會很奇怪。」
於是我將她放了下來,然後在一旁看情況。
「你應該有急事吧?」她接著問。
「阿,糟糕,我得馬上進去了。」我看了看表,轉身就要走,不過我想到一件事情,
將原本在口袋裡的面紙掏了出來拋給她,「給妳用吧。」

然後我馬上走進公司裡去。
「你沒帶雨傘嗎?」在一樓大廳等我的經理一見我一身濕,就這麼問我。
「不曉得會下雨,所以…」我說。
「你先到洗手間去整理一下服裝,這樣怎麼看啊?」
「可是開會…」
「沒關係,我跟李經理說一下就行了,快。」
「是。」我急忙跑進洗手間,把已經溼透的手帕擰乾後,將可以擦的水滴擦乾,再快步出去。
「好了,那走吧。」

經過一樓的服務台,聽到廣播說「今天開始就進入梅雨季,在這綿綿細雨….」

該死,原來進入梅雨季了,不過昨天的氣象報導也沒有提到這件事情啊,真是。
趁著等電梯的時候,我跟服務台的兩名小姐說「妳們有位同事在外面,妳們可以去看一下嗎?」

她們倆互看了一眼後,「妳知道是誰嗎?」左邊的女生問右邊的女生。
「我不知道。」
「總之,請妳們去看一下,拜託了。」然後我也搭上電梯,往會議室去。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上官月杉 的頭像
上官月杉

這一生只為妳

上官月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