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_fijp9079435002.jpg  

真相已死,當無辜比有罪還折磨時...
該怎麼做?

「寧可放走十個真犯,也不可懲罰一個無辜的人。」
這部電影就從這兩句話寫下引言。

「你剛剛摸我了吧!」一名女中學生從擁擠的電車追出來,
拉住正要趕往工作面試的金子徹平(加瀨亮 飾),一口咬定他就是電車痴漢。
一頭霧水的徹平被趕來的警方拘捕到案,身陷所有日本男子都懼怕的「痴漢冤獄」。
接受調查時,徹平否認莫須有的罪名,但刑警卻勸他私下和解賠償了事。

我又沒有做,為什麼要承認?

這一個想法貫穿全場,
連值班律師也力勸其罰錢了事,
可是「無罪推定原則」在此卻難以伸展開來,
因為只要法官主觀上認定有罪,
任何事證都會被視為對被告不利,
解釋權在法官的嘴上,怎麼說都合理。

日本電車比台灣捷運更加擁擠,而在一片混亂與推擠之中,
自然容易有犯罪問題產生,其中又以「性騷擾案」為眾。
這些被糾出來的癡漢,只要他們坦承人是他摸的,
然後與可憐被摸的無辜美眉道個歉,
接著再繳交萬元罰金,竟然這樣就能重獲自由?!
而總是會有被冤枉的無辜民眾想證明自己並沒有摸,
接著他們就得面臨長時間的拘禁與訴訟,搞到最後還不一定能證明自己的清白。
於是司法人員都會私下力勸被告坦承自己有摸,省去許多麻煩事。

就這樣得來了99.9%這樣高的定罪率,
以及司法機關虛偽的假成就感。
換句話說,每一千宗電車性騷擾案裡面,就有999人承認或者被判有罪,
僅只有一人無罪開釋,是多麼詭異的現象。

而從一開始,檢警在偵訊男主角時,
已預設男主角有罪,在筆錄上都是營造出對男主角不利的證據。
就連年輕女律師(瀨戶朝香 飾)在一開始接受這個案件,
也因為對痴漢現象的痛惡,主觀地不相信被告是無罪的,

這兩個小時左右的電影,導演的拍攝手法隱瞞了真實過程,
就連坐在螢幕面前乖乖守著的觀眾,
都無法得知或敢直接判斷並宣稱男主角絕對是無罪的。
因為鹹豬手犯案的那一刻,我們不在電車上,也沒有親眼所見,
觀眾與電影裡面的法官及陪審團一樣,其實也正被導演設計為陪審團的一員,
只能藉由所蒐集到的證據,來判斷男主角有沒有犯案。

這部電影對於當前司法審判有著極大的批判,
即便是對於冗長與嚴肅的法律條文不太清楚的一般人,
也是很容易理解的一部電影,
有機會的話,可以找來看看,大推。




 

上官月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