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又睡了多久。
醒來之後,感覺精神好多了,坐起身來,卻發現她趴睡在床邊。
怕吵醒她,於是輕輕地從床上移動到地板。

到了洗手間,我才發現我還穿著浴衣,應該要換回來了。

我走出洗手間,看到她看著地板,但感覺沒有焦距。
「妳醒了。」我說。
「嗯,對啊,」她抬起頭來「一直穿著浴衣很奇怪吧,衣服都乾了,趕快穿上吧。」
「我才正想問妳而已說。」我接了過來,然後在洗手間換好衣服。
「這個,」我拿著浴衣「謝謝。」她接了過去。
我看了看時鐘,竟然已經下午兩點了,「很晚了,我該走了。」我說。
「嗯。」她送我到一樓大門,開了門。

站在門口,看著她,我忽然有股衝動,低下頭輕輕地吻了她。
我又看了她一下,「再見。」我轉身走出大門。
「你...」
我停下來回頭看她。
「嗯?」
「你知道路回去嗎?」
「我知道。再見。」


我們之間的事情,很快就傳開,特別是在她的公司,更是沸沸揚揚。
有次我到她公司去接她時,更是被虧到差點走不出公司大門。


「對了。」她忽然說。
「怎了?」我們走在往公車站的路上,而雨,還是下著。
「你之前不是說要展現你的廚藝給我看嗎?」
「嗯…不過沒有材料啊。」
「買啊,那邊正好有超市,走吧。」說著便拉著我的手往超市的方向跑去。
走進了超市,「好啦,」我說「我看看要買些什麼材料。」
「你會哪些菜啊?」
「會的不多,只有糖醋排骨和宮保雞丁而已。」
「哇,我都不會耶。好厲害喔。」
「妳不要在那邊說好厲害啦,妳也不差啊,」我說「去買妳會作的菜,今晚一起煮吧。」
「那今晚有口福了,呵。」說著便往蔬果區去。

而我也去找需要的材料,糖醋排骨需要買排骨,而宮保雞丁則要買雞胸肉,
又拿了些蔥和蒜後就到櫃檯去結帳,不過卻沒看到她,於是我到蔬果區去找她。
發現她蹲在蔬果區前的地板附近,「怎麼了?」我跑到她面前「怎麼流血了?」
「剛走路不小心跌倒的。好痛喔。」
「真是的,」我拿出衛生紙給她「先止血,然後回家再擦藥。」
「嗯。」
「東西都拿了嗎?」
「都拿了,我要作奶油白菜給你吃。」
「真的嗎?我很期待喔。」

晚餐時間。
「怎樣?好吃嗎?」她看著我說。
「嗯…」我試吃了一口「感覺有點太甜...」
「真的嗎?」她拿起我的筷子「我吃看看...真的耶,那怎麼辦啦,這樣味道好奇怪喔。」
「也還好啦,」我又吃了一口「就當作是在吃甜點就好了,又鹹又甜。」
「那你負責那一盤,我負責這兩盤好了。」她夾起一塊排骨「真好吃。」
「那妳會胖喔。」我小聲的說。
「才不會呢。」

睡覺前,「妳下午的傷怎樣?我看看。」
我抓著她的腳,「還有點腫,拿藥來擦好了。」
「可是都要睡覺了耶,這樣會到處都是啦。」
「那包起來就好了。」
她被我硬逼著擦了藥,還包紮好才讓她睡覺。

不過隔天早上起來,又發現她聲音有點沙啞,「妳不會感冒了吧?」
「頭有點暈。」
「不然我帶妳去給醫生看一下好了…」我忽然想到「等等,我今天還要和經理開會,不能和妳去。」
「是喔,那我可能不會去喔。」她笑笑。
「我回來要看醫院的收據,」我說「沒去妳就知道,哼,哼。」我拿起電話「我先幫妳請假好了。」
「喂,對,是陳雨櫻,對,一天,好,謝謝。」

我掛斷電話「我幫妳請假請好了,記得去給醫生看,我要到公司去了。」
「那...慢走。」

不過我這一走,才發現原來我陷入了,無底深淵。

 


                            to  be  continued

 

上官月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