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呢,對於海外的分公司,我們要……」研發部經理的報告。
「…不過我覺得…」
「……」
「………」
「好,看大家都很累的樣子,」總經理說「先休息半小時,再繼續會議。」

「呼,」我的經理大大吐了一口氣「真夠累的,是吧?」
「對啊。」趁著空閒,拿起手機一看,竟然有七通未接來電,我一看,全部都是她打來的。
什麼事情這麼緊急?我馬上回了電話「喂?」才剛響了一聲就被接起來了。
「太好了,你終於回電話了。」是個女聲,不過不是她接的。
「妳是…?她呢?」
「我是誰不重要,重點是,」她頓了一下「雨櫻人現在在醫院,你趕快過來。」
「什麼?醫院?!」我只覺得我的心揪了一下「她怎麼了嗎?」
「別問這麼多了,你快點來就對了,在XX醫院!」
我馬上衝出公司,連傘都沒有拿,招了一部計程車,「XX醫院!」
然後打給經理,「經理抱歉,我有急事要到醫院去,沒辦法開會了。」
「好吧,」經理說「我幫你跟總經理說一聲。」
「謝謝。」

車子在路上狂奔,明明是只有五分鐘的路程,我卻有度秒如年的感覺。
醫院一到,我馬上往門口跑去,卻發現她的同事,也就是她公司服務台的那兩位小姐。
「你終於來了。」比較高的那位這樣說「她現在人在加護病房,不過你先到心肺科診間去。」
「她到底怎麼了??」
「我…我也不知道,你快點去就是了。」說著眼淚掉了下來。
我馬上沿著走廊上的指示,到了心肺科診間去。

「你是…」醫生見到我進去,馬上從病歷表推中抬起頭來「陳雨櫻的…?」
「我是她男朋友,她怎麼了?」
「先別急,先看看這張X光片吧。」拿起一張肺部X光片放在投影機上
「你看這裡,肺泡已經萎縮近三分之二,這是很不尋常的。」
「我管它尋不尋常!」我火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別激動,你這麼激動也沒辦法幫她分擔痛苦,」醫生淡淡地說「她這是感冒引起的急性肺衰竭。」
「肺衰竭?!」我驚訝「為什麼?」
「你知道…病人有什麼病史,或者是有什麼病嗎?」
「我....從來不知道,」冷汗「她也沒跟我提過,我也…看不出來…」
「平常都沒有什麼症狀嗎?」
「沒…」我想了一下「只有感覺她受的小傷都好的很慢….」
「這就是了,」醫生看著我說「她得的是免疫系統方面的病,不很常見,
很像紅斑性狼瘡,不過不一樣。」
「那…」
「今天是危險期,但是撐過了今天,我也不保證她還可以活多久。」
「…」
「還有,關於你剛說的傷好的很慢,她是不是有個膝蓋的新傷?」
「對..」我只覺得我整個人都沒了力氣。
「你看看這個,」醫生拿出一張照片和一張X光片「這是她那個傷的照片,還有骨頭的X光片。」
我看了照片,忽然覺得頭暈目眩,這是她的腳嗎?我不敢相信。
「如果只是表面,還有辦法解決,不過,」指了指X光片「整個關節已經….」
「……」
「我說這麼多,只是希望你,有心理準備….」醫生停了一下
「她現在在加護病房,你可以從外面的窗戶看到她。」

在病房外遇到她的同事,「醫生怎麼說?」較高的小姐先發問,眼眶還紅紅的,似乎是剛哭過。
「醫生說,」我看著病房裡的她「今天是危險期。」
「那撐過危險期的話,會好起來嗎?」她抓著我的肩膀。
「醫生說…他也不敢保證…」
「什麼?你的意思是…雨櫻她可能….」
雖然我不願意承認,但還是點了點頭。

晚上,我一個人待在醫院,雖然不能到病房裡去,但至少在病房外面陪著她,替她祈禱。
醫院的晚上很安靜,雨還是淅瀝淅瀝地下。
妳不是最喜歡看雨的嗎?不是最喜歡聽雨聲的嗎?
不是常常冒著雨,到妳家庭院去摸妳最喜歡的那棵櫻花樹嗎?
想替她分擔一點痛苦,但是我卻只能站在外面看著她;
那至少流淚吧,可是我卻擠不出一滴眼淚。
第一次,這樣地痛恨自己,無力...

 

                         to  be  continued

 

上官月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