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被搖醒,我就睡在外面的椅子上。

「蕭先生,她醒了。」護士這樣說「她請你進去。」
我二話不說,馬上衝了進去。
氧氣罩已經拔掉,臉色蒼白。

我站在病床旁邊,握著她的手。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不會,」我說「妳馬上就會好起來了,然後我會作妳喜歡吃的菜給妳吃,想去哪裡玩,我都陪妳。」
「真的嗎?我好期待…」

醫生什麼時候離去的,我根本不曉得。

我就這樣保持那個姿勢,緊緊抓著她的手,怕她會就這樣消失不見。

「我好想睡覺,我睡一下好嗎?」她說。
「妳睡吧,我會在這裡陪妳。」
「那在我睡著之前,你可不可以….吻我。」

我馬上俯起身,深深地一吻。卻感到鹹澀,是她的眼淚。

「睡吧,醫生說一定會好起來的。」
她給了我一個淺淺的微笑。
而那,也是我最後一次看到她的笑。

 

回她家幫她整理東西時,在電視機上發現一封信。
『對不起,我一直隱瞞我的病,
我知道這個病不會好,什麼時候會離開你,我完全不知道。
可能今天,明天,或者十年,看老天的決定。
我本來已經決定,不要去愛人,因為我不想要經歷那種流淚送別的畫面。
可是你,就這樣闖入我的心,我不該愛你的,但是我還是愛上了你。
我很自私,對吧?

愛上你的我,和被你愛上的我,真的好幸福,我多想和你走一輩子,
走到七十歲、八十歲,孫子們在旁邊打轉,他們一定很可愛吧。
不過我已經看不到了。

你說過,第一滴雨和最後一滴雨,是下在心裡的。
在我的一生中,你就是我的第一滴雨,也是最後一滴。
不過,我不希望我是你的最後一滴,因為你的人生還很長很長,
還會和其他女生相愛的,答應我,好嗎?

寫了這麼多,也不曉得你是否看的下去,也許你很恨我也不一定,畢竟我騙了你這幾個月。
但是,我好愛你,真的。只是,對不起
還有,別哭,好嗎?』


後面的字跡,已經模糊難辨,才發現是我的淚水模糊了筆跡。
我站在庭院的櫻花樹下,她最愛的櫻花樹。
我沒有哭,臉上的是雨水,我已經答應她了...

只是,雨都停了…為什麼我臉上的雨水還是流個不停...

氣象說梅雨季已經結束,長達六個月的梅雨季。

我在雨季開始時遇見她,然後在雨季結束時,失去她...


生活,沒有什麼改變,改變的只有,
在我的人生裡,不會再有雨季,
因為,
最後一滴雨已經出現了。

 

 

 

上官月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