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從故事中走了出來,但是作者卻睡死了。
這像個狂想曲,
一個作家和書中角色直接對話的狂想曲。

服務生Edgar對自己悲慘的生活感到厭倦,
因此他直接找上罪魁禍首--操縱他人生故事的編劇家,
在新的人生劇本裡,
Edgar希望客人不再吹毛求疵、老婆人間蒸發、情婦妖嬌美麗、鄰居心地善良。
但是卻很無奈的發現,大多數時候,命運並沒有改變,甚至有時還更糟。

這部電影的劇情設定,不僅將「故事」講述出來,
也將故事作者的故事顯現出來。
在我們觀賞的同時,不只是看一個「故事」,
也是看一個作者創作故事的故事。

在《口白人生》裡,人"好像是"演員,大多時候得照著劇本演出;
在《命運好好玩》裡,就算人在命運面前有選擇權,也不代表能為所欲為;
在《服務生之死》裡,明白指出,人"就是"演員,
即使能向編劇抱怨你所扮演的角色、以及提出你希望的劇情發展,
但不見得就能如你所願,而且在這裡還讓觀眾目睹在編劇過程中,
有哪些因素的介入干擾,影響了劇本的進度和發展。

為什麼作者把自己的搞得這麼累呢?
因為他太執著於讓小說接近現實人生。
現實人生是不可預期、矛盾的,然而小說與現實全然不同。
小說人物須有固定的個性,說話的語氣,
演出的劇情即便誇張也有一套邏輯,
這些都經過嚴格的定義。
劇中人物跳不出框架;
白雪公主、小紅帽,不能夠說出後母或者是大野狼的台詞,
這不僅牛頭不對馬嘴,也會讓讀者一頭霧水。

如果小說執意要貼近現實人生,那麼書裡的人物便會開始思考,
漸漸偏離他們原本的命運,甚至背叛作者。
還好,作者可以安排一場車禍,解決掉那個有暴力傾向的危險份子,
也可以用“END”來結束這個不知如何結束的故事。

劇中人物遇到的荒誕劇情,
例如被惡鄰居騷擾而一肚子窩囊氣;
被餐廳裡的奧客刁難、羞辱得毫無尊嚴等惡搞情節。
那些暴力脅迫就範的情節是誇張了點,但那就像是我們很多時候的『身不由己』,
去做一些不符合常情、違背自我意願的事情。

其實,人生不也就是那樣?

 

 

 

 

上官月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