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die Foster飾演的單親媽媽Meg Altman,
帶著女兒搬進紐約一處佔地百坪獨棟大宅。
更正確的說,應該是她故意用老公的錢,
為了氣外遇的他,租下這棟豪宅。
不過在搬進去的頭一個晚上,災難就發生了。

三個以為屋裡沒人住的歹徒闖入豪宅,
原來在Meg Altman的房間裡有間緊急避難室,
裡面藏有讓他們覬覦的大筆財物。
於是屋主與歹徒對上,主角便利用這間機關重重的祕室,
和歹徒周旋,並求自保,
發展成這部完全符合古典三一律(時間、地點與情節)的驚悚片。

驚悚片本來就是一連串道德的揭示與發現過程的總結,
大衛芬奇在【致命遊戲】的主角身上也做過類似的鋪排,
其技巧要旨在於不能「明說」,
讓觀眾在驚嚇與解謎當中,吸收這些電影內隱的精神命題。

其實本片與60年代的電影《電梯驚魂》(Lady In A Cage),
都同樣是在密閉空間中,營造出「囚籠」的意象,
因為想進去的人進不去,而裡面的人也出不來。

這部片在其簡單的命題上,編劇已加入許多巧思和細節,
每一個人物都有其份量和功能,
劇情每一步推展都還扣人心弦,
光是簡單幾個房間的場景就可創造出兩個小時的緊密氣氛,絲毫不覺冗長鬆散,
劇中的角色雖稱不上多麼的複雜有深度,但也營造出各自獨特的個性,
隱含關於金錢、財富的批判,
只是總覺得缺少了什麼。

原本不曉得本片是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 )所執導的電影,
後來找了一下資料,才曉得是他所執導的,
然而許多人對於導演之前的《火線追緝令》、《鬥陣俱樂部》或是近期的《班傑明的奇幻旅程》,
都比本片推崇許多,
火線追緝令、鬥陣俱樂部還未有機會能夠一窺究竟,
也許看完之後,更可以了解導演在這幾部電影中,
各自添加的元素是什麼。

本片最令人印像深刻的是導演運用好萊塢高超的後製技術,
創造了一連串不可能的穿越鏡頭,
讓鏡頭像蒼蠅一般以各種角度穿越各種細小的狹縫,
和劇情中主角被因在狹小空間的場面互相呼應,
連結了影像人物與情節,也展現了導演高度的場景調度與剪接功力。
依然是部水準之作,還是值得一看。

 

 

 

 

上官月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