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嘛你的身軀攏總好了,無傷無痕,無病無煞,親像少年時欲去打拚。」

「來!跟爸爸說我們要回家了」
相較於冷漠、司空見慣的醫護人員淡淡的一句話,
與沒有看到親人最後一面的家屬,
形成強烈的對比。

本片改編自劉梓潔榮獲『林榮三文學獎』首獎的同名散文,
在父親過世後返鄉守喪的七天中,
歷經數不清的繁文縟節與家族鄰里的龐大陣仗之後,
女主角阿梅驀然地想起父親。

將細膩的文字影像化,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在原著作者身兼導演及編劇的情況下,
電影中保留了大半原著散文中所描述的情節,
內容加入了許多台灣特有的喪葬文化禮俗,
或許外國人看了之後會有許多疑問,
但是台灣觀眾在觀看的同時,
對於電影情節的諸多諷刺或許也會有會心一笑。

人生最最荒謬的一趟旅程已經啟動,
荒謬的是,那繁複又不合現代的禮教與習俗,
帶出最深沉的思念,是一種原本一直在身邊的習慣,
化成體內一部分的習慣,
習慣為他做什麼,習慣他在某個地方,
卻會在某天潰了提。

習慣,或許才是最難平復的傷口。



 

 

 

 

上官月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