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過了明天,我連你都忘記了,
可否還是緊握我的手,陪我繼續走下去..

佐伯雅行(渡邊謙飾),
是一位在長年在廣告業翻滾的老將,
一生奉獻於公司長達26年之久,
而在他正準備迎接如日中天的人生事業時,
忽然的打擊使得他人生急轉而下。

先是不小心的忘記開會時間,
看到交流道也忘記下去,
以為是單純的工作忙碌操勞,
給醫生檢查之後,
「你得的是阿茲海默症。」從年輕的醫生口中這麼說出。
「你今年幾歲?從事這一行多久了?」佐伯直覺地問,
反映出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打擊與內心的焦慮,
也不願相信自己是得了最讓他害怕的阿茲海默症。

面對這樣的員工,
即使是奉獻了大半生命的公司,
也做出了最殘酷的決定,
失去了工作使得病情更加惡化,
在女兒的婚禮上弄掉了演講稿,
台上的佐伯緊張低頭顫抖個不停,
恨自己為何弄丟了講稿,
恨自己在女兒最幸福的時刻卻被無能的自己搞砸,
身邊的妻子枝實子這時緊握佐伯的手說「別緊張!慢慢來」
給了佐伯臨場發揮的勇氣。

開始抵抗病魔的佐伯,
調整作息與飲食,照著枝實子給他訂的生活步驟生活,
只是已無法照顧自己起居的佐伯甚至連吃飯吃藥都需要有紙張來提醒他,
而枝實子為了有更多的收入接下了新店的店長,
較忙碌的她竟讓佐伯以為枝實子有了外人,
大聲對著枝實子咆哮而動手傷了枝實子,
不過他震驚地發現──自己連曾經拿陶盤毆打妻子頭部的記憶──數分前的記憶,
都完全記不起來了,無法承受的絕望與無邊無際的折磨,
讓這個曾經精明幹練的男子痛苦地蜷縮在地痛哭失聲,
到底還剩下多少時間,這些停留數秒前的記憶,
都將清洗至什麼都不留呢?

終於,在結尾時,他連那個自己最愛、一路無悔支持自己的妻子都已經認不出來,
自己的手上卻正拿著千里迢迢找到陶藝師父幫忙,
親手燒出來刻著妻子的名字要送給妻子的茶杯,
這是諷刺,還是命運的捉弄?

有人這麼說,
遺忘,是上天給人最好的禮物,也是最殘忍的懲罰。
哀莫大於心死,
不就是這個意思嗎?

 

延伸導讀: 明日的記憶--電影原著

日本奧斯卡最佳影片、男女主角、配樂、劇本五項大獎提名,
渡邊謙榮獲最佳男主角大獎

 

 

 

 

上官月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