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封從日本寄到台灣的信件,
找不到當年的住址,
卻無意串起兩個相距六十年的愛情。

六十多年前,台灣光復,日本人撤離。
一名日籍男老師隻身搭上了離開台灣的船隻,也離開了他在台灣的戀人:友子。
無法當面說出對友子的感情,
因此他把思念與愛戀化成字句,寫在一張張的信紙上。

六十年後的恆春,因為度假中心演唱會需要暖場樂團,
只好臨時找了曾經是樂團主唱的阿嘉(范逸臣  飾),
在車行當黑手的水蛙,只會彈月琴的老郵差茂伯,
唱詩班的鋼琴伴奏大大、小米酒業務員馬拉桑、以及交通警察勞馬,
一群毫不相干又無經驗的人,組成樂團,並要在三天後表演,
這點讓日本來的公關友子(田中千繪  飾)大為不爽,
每天擺張臉的友子也讓阿嘉更加不高興,
整個樂團還沒開始練習就已分崩離析。

老郵差茂伯摔斷了腿,送信工作便交到阿嘉手上,
不過阿嘉除了把信堆在自己房裡外,什麼都沒做,
他在郵件堆中找到了一個來自日本,
寫著日據時代舊址「恆春郡海角七號番地」的郵包,
他好奇打開郵包,發現裡面的信件都是日文寫的,根本看不懂,
於是又將郵包丟到床底下,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

演出的日期迫在眉睫,
樂團的成員發現,這可能是這輩子唯一可以上台表演的機會,
每個人開始著手練習,
問題是阿嘉跟友子之間的火藥味似乎越來越重,也連帶影響樂團的進度。
卻在一場鎮上的婚宴,大家酒後吐真言,
原來阿嘉跟友子兩人都是孤獨的異鄉人,
兩人發現了潛藏在怒氣下的情愫,於是發展出了一夜情。
在阿嘉的房裡,友子看到了日本來的郵包,
發現那居然是來自六十年前七封未能寄出的情書,
她要阿嘉務必要把郵包送到主人手上,然而,
日本歌手要來了、郵包上的地址早就不存在、
而友子,在演唱會結束後,也要隨著歌手返回日本,開始新的生活。
阿嘉的勇敢表達,
「留下來,或者,我跟妳走」
觸動了友子的心,
也在最後的演唱會裡,寫下最後的高潮。

六十年前分不清是歸鄉還是離鄉的日本教師,搭船遠去,
最終信件雖送達心儀對象的手上,但遲了;
今日,同樣是友子,也即將離去,卻得到了相聚的甜美,劃下美麗句點。

其實整體來說,
劇情是相當簡單,
但是因為導演善於掌握你我熟知的元素,
是在這海島上,我們的生活細節,
熟悉的語言、平日的習慣,
融合而成這一部,台灣國片史上最賣座的電影。

 

 

 

 

上官月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