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在東京交響樂團擔任大提琴手的小林大悟(本木雅弘 飾),
因樂團無預警解散而放棄演奏家之路。
失業的大悟於是和妻子美香(廣末涼子 飾)回到故鄉山形縣,
在報紙上看到「旅途協助工作」的徵職廣告而前往應徵,
意外當場獲得錄用。
詳問之後,大悟才知對方徵的是禮儀師。
在社長(山崎努飾)半強迫半利誘說服之下,
雖然知道禮儀師的工作與原本以為是旅行社的想法有極大的差異,
但在當天輕而易舉的拿到薪水後,暫時沒想那麼多。

不過在接觸到第一個案子時,一切的擔心果然浮現,
面對著陳屍已久且腐臭的往生者,
無法忍受的氣味,在回家之前到公共澡堂,洗刷著身體的每一吋肌膚,
連鼻孔裡的味道都反覆的沖洗。
甚至回到家後,連妻子準備的生雞肉都令他作嘔而大吐特吐。

卻在一切看似步入軌道時,家人的不諒解,
甚至連自己的同學都覺得不恥,
讓他興起辭職念頭。
這複雜的心情與矛盾,
心情的轉折藉由獨自在壯闊的原野中拉著大提琴抒懷。
大提琴低沉的樂聲代表著複雜且低潮的心情,
背景壯闊的景色則帶領著男主角以更開闊的心情面對迎面而來的種種。

週遭親友對於禮儀師職業的不諒解,在同學的媽媽也就是澡堂老闆娘過世時,
畫下了了最好的句點。
大悟親自帶領著老闆娘走完最後一程,
其過程中同學與老婆親眼看著大悟每個步驟仔細且莊嚴的過程,
此時不用言語解釋,由他們的眼神中大悟得到了尊敬與諒解。

原以為職業得到了尊敬與諒解就是電影的終點,
卻有一個結一直沒有解開,就是對父親的不諒解。
接到父親死在異鄉的消息,原本憤怒與怨恨的情緒,
在妻子與同事的勸說下,才願意前往見最後一面。

眼看著負責處理的葬儀社以隨便的態度處理自己父親的遺體,
狠狠的拒絕了葬儀社甚至決定親自負責。
在處理的過程中,
發現父親手中仍握著自己兒提時代父親與自己交換的那顆象徵愛的石頭,
一直誤解父親完全不思念自己與母親,
在看到那顆石頭時,他感受到了父親的懊悔與掛念從來沒有停止過。
即使死前的最後一刻,都一直持續著。

本片榮獲第81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殊榮,
看完之後深覺實至名歸,
導演細膩的取景,恰到好處的氛圍與配樂,
即便是人們最忌諱去談論到的話題,
也讓人莊重肅穆之感油然而生。

相較與美日葬禮的簡單不失莊嚴,
台灣傳統的儀式卻往往是哭天喊地,
甚至不乏歌舞秀的演出,
如此喧鬧的儀式,
這是不是已經背離了葬禮真正的意涵?

 

 

 

上官月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