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6149_9brr5ez_l  

故事敘述發生數起駭人聽聞的社會割舌命案後,女算命師在節目上預言凶手行為。
但女算命師沒料到的是,凶手會找上她,甚至還極端地還割下她舌頭懲罰,並且全身綁上炸彈,
讓這個人肉炸彈上了公車後引爆。

爆炸案件震驚了全日本社會,而陰錯陽差沒能搭上公車因此逃過一劫的腦神經外科醫生鷲谷真梨子(松雪泰子 飾),
看著爆炸的公車驚恐不已,茶屋刑事(江口洋介 飾)奉命調查案件,在一工廠逮捕了嫌疑犯鈴木一郎(生田斗真 飾)
,並交由真梨子進行精神診斷,隨著真梨子的調查,這個擁有超高智商卻冷血無感情的「腦男」神秘的過去逐漸明朗,
而下一波的瘋狂攻擊也將蓄勢待發...。

在研究腦男的過程時,包含找到過去與他有關係的關係人,才發現了他的身世、他的秘密。
腦男原名入陶大威,由於神經傳導物質的分泌異常,天生沒有情感。
但他擁有超乎常人的智慧、宛如圖書館一樣過目不忘的記憶能力。
家財萬貫的祖父入陶倫行由於兒子媳婦死於肇事逃逸的車禍,而憎恨法律無法懲罰的兇手,
進而將孫子大威採用特異教育,鍛鍊他的腦力與體格,培養成為擁有判斷善惡的能力,
並對「惡」進行殺戮制裁的機器人。

而曾經產生感情的大威最後也在祖父被強盜殺害的死亡面前,正式成為殺人機器。
於是大威化名為鈴木一郎,進行對眾多罪犯的私下制裁。

然而《腦男》欲探討的,不是二元論的對錯選擇,而是更深入地探究「究竟這樣真的對嗎?」。
假若今天我殺了人,但我殺伐的對象是殺人犯,這樣究竟對嗎?
以人權為前提,如果誰都無法決定任何人的生死,又為何法律可以定奪生與死的權利?

在故事裡松雪泰子輔導一位當年殘殺她弟弟的少年犯,少年犯綻天真燦爛笑容誠懇悔過,
少年犯人的母親更視這位醫師猶如神祇般的偉大寬恕,
反倒是醫師的母親因為少年犯沒有受到「相對的死刑懲戒報應」而陷入憂鬱症。

到底,我們要不要原諒我們的敵人呢?原諒犯人能否就讓我們更是道德崇高者呢?
相反的,受害者家屬心中那塊撕裂巨痛,看見加害人仍安好愉快地活著,是不是對已逝者的更加不捨與諷刺呢?

片中松雪泰子花費最多心力、視為最重要的病患,是曾虐殺她親弟,並決定拯救他出院的少年犯(染谷將太飾),
竟然一出院就再度犯下綁架與虐童的相同惡行;她感到自我認同徹底瓦解,長期信仰的人性慈悲本善價值,
在那一瞬間完全崩毀,卻也無法否認這時私刑者遠比司法有價值。

更諷刺的是在痛失愛兒後重度憂鬱症的母親,直到看見這個少年犯被腦男制裁殺死後,才終於覺得可以接受治療。
搭配於片尾茶屋刑事的崩潰,是不是我們就更能體會作者想表達的理念:
惡即是惡,改過向善可能只是自我陶醉,有些靈魂就是無可救藥的!

人類社會需要公理與司法正義,但又無法接受犯罪者以表面的偽善得到諒解;
或許我們會因此更加需要如入陶大威,甚至蝙蝠俠那樣黑暗中的制裁者。
雖然我們表面上不一定支持,但是惡人因此而受到懲罰,都會讓市井小民大快人心。

 

 

 

 

上官月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